聯繫我們
案例

針對衛生問題訪問 Clemens Bulitta 教授

護理領域從未如現在這樣迫切需要清潔。 表面必須沒有細菌和微生物,這對於阻止傳播至關重要。 COVID 19 的出現再次證明了,污染表面在疾病和感染(例如耐抗生素的感染)的傳播方面的致命性。

新型冠狀病毒的出現,衛生問題困擾著每個人。 您認為,從長期來看,衛生問題會持續引起人們重視嗎?
冠狀病毒確實讓人們提高了保持衛生和預防感染的意識。 但是,這個問題已經多次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並不只是在專業領域。 近年來,媒體發佈了許多報告和文章,特別是在多重耐藥的病原體和醫院感染的問題方面。 因此,我認為一段時間以來人們對此問題已有一定認識。 但是,這方面缺乏一致行動的動力,現在這種情況肯定不再存在。

這會影響醫療器械的功能及其使用嗎?
是的,關注點將大幅轉移到醫療機械及其使用上。 我們的現代醫學是高度工程化的,且其中許多高度工程化的產品並未採用真正的衛生設計。 在處理這些產品時常常成為問題,即清潔、消毒,必要時還要殺菌。 順便提一下,這不僅適用於醫療器械。

這是否是指該行業正面臨重大的挑戰,並須儘快將研發的衛生產品向市場?
我認為,衛生的設計和器械處理程序的詳細要求不僅對無菌醫療器械至關重要,它也與非關鍵類器械息息相關。 對於醫療器械製造商來說,這無疑成為一個重要的問題。 這可從正在著手制定的相關國際標準 ISO 17644 的相關法規看出。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大約 5 年前發佈的指南更加重視處理問題。

針對衛生問題訪問 Clemens Bulitta 教授Katja Eberhardt 與 Clemens Bulitta 教授的談話
 

該行業是否已有一些初步的衛生設計方法?
是的,第一批製造商已經開展了相關活動,在德國工程師協會(VDI)中,我帶領一個技術委員會負責管理醫療設施的相關衛生領域。 在這裡,我們正在進行兩個專案,涉及這些領域和產品的分類以及衛生設計。 您可以看到: 這個問題已逐漸成為焦點。 我認為,在將來,相應設計、結構和材料對於這類產品的開發將會越來越重要。

設計對提高產品的衛生究竟具有什麼作用?
這包括表面的粗糙度、幾何形狀、接合和連接技術,材料對清潔劑和消毒劑的耐抗性、耐熱性等,這都取決於應用領域和處理過程。 在這方面,食品行業已走在前端。 其中很多課題已經通過標準,並加以規範。

這就是說食品行業是一個典範?
是的,在食品行業中這個問題的處理方式有所不同。 在食品行業中衛生型設計早已確定。 原則很明確: 採取設計措施旨在確保危險微生物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進入食品。 因此,機器設備製造商、食品生產商和食品工藝師根據德國機械工程工業協會(VDMA)規定共同制定了一系列的 DIN 標準表。 但是,現在醫療技術行業對此也在重新考慮,我們希望能夠透過我們的 VDI 技術委員會和衛生設計指南專案在這方面邁出第一步並做出重要的貢獻。

您是否認為機械清潔在將來發揮的作用要比今日更大?
機械清潔或一般處理(也需要消毒和殺菌)要比手動處理更容易標準化,手動處理始終要依賴人。 依賴人意味著手工處理很耗時,並且可能出錯。 因此,機械清潔具有許多優點: 原則上講,首選的處理方法是實行自動處理,特別是對於細菌少和無菌的醫療器械。 其原因在於這是可靠保證流程可控、安全並始終取得一致效果的唯一方法。 醫療床、沙發床和類似系統常用的人工清潔流程更容易出錯。 清潔效果不是很好。 我認為,從成本方面來講,這對未來提高工作流程的效率很重要。

在一些國家,使用清洗道更為常見。 您是否認為當前危機會使人們重新考慮這個問題?
關鍵問題是使用清洗道對我有哪些好處? 如有效率和收益方面的優勢,那麼這是個非常有說服力的理由。 如果潛力在於品質方面,很多人就會猶豫,因為這肯定只是初期投資,還需轉變過程。 我可以想像,由於人們對衛生的認知在不斷提高,或者也可能由於立法者最終提出了要求,品質問題越來越重要,因此必須對此進行投入。 我相信,這項投資肯定會有回報。 但在德國提出這種觀點很難: 我們的系統仍以成本為導向,您只會看到初期投資。 通常不考慮生命週期成本。 設施內常常根本沒有容納清洗道的足夠空間。

您是否知道,除了醫療床之外,清洗道還能用來清洗哪些物品
清洗道也可用來清洗一些物品,例如: 非固定式治療椅、坐廁椅、沙發床和桌子。 但是,未來不僅會用到清洗道,而且還會採用自動裝置。 在這方面將有一些由機器人進行自動清洗的專案: 清潔工具是產品附帶的產品,而不是其他產品。 這將在未來出現。 可能會有就像抽油煙機那樣在現場進行清潔的產品 - 像是移動清洗機器人。 還有一些無人駕駛輸送系統將醫療床送入清洗道的研究專案。 這是正在進行中的研究。

除了清洗道之外,自動裝置處理工作中還有哪些功能?
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話題。 當前,通過濕洗或濕擦完成的表面清潔是處理表面和物體的首選方法。 然而,關於替代方法,多個研究專案也正在進行中,例如 UVC 光或冷等離子體。 另一方面,這些方法對產品設計有影響,例如,短波紫外線(UVC)光會引起的塑膠老化。 換句話說,清潔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具有許多影響因素。

針對衛生問題訪問 Clemens Bulitta 教授Clemens Bulitta 教授講解了使用測量儀器檢測表面細菌的方法。
 

因此,確定清潔流程的目標或效果,並從中或據此推斷驗證的流程非常重要。 此外,製造商必須自己操作,並將效果展示給使用者。

您先前談到的 ISO 17644 標準對此有規定嗎?
是的,這些基本上是對製造商清潔流程的說明。

對清潔有哪些要求?
原則上講,任何衛生和感染預防措施都應是強有力的、高效的,即不容易出錯,無需進行額外的工作,並且具有良好的效果。 如果清洗道或其他方法能夠達到這個目標,肯定佔優勢。

以您個人來看,將來我們是否就要像現在應付新型冠狀病毒這樣去應對流行病? 我們能夠防止自己免受流行病侵害嗎? 如果可以的話,如何保護自己?
這種流行病一直存在並將永遠存在。 頻率還會增加。 只有仔細研究整個系統,我們才能保護自己。 有一種「同一健康」法,其中跨學科考量人類、動物、環境和健康之間的系統關係。 如果您瞭解它們之間存在的關係,就可以採取行動,例如,防止病原體從一種物種傳到另一種物種,以防發生危險。 如果我們成功了,就會取得巨大成就。

正如我們現在面對新型冠狀病毒那樣,我們需要找到應對流行病的方法。 我們對 SARS-CoV2 病毒的瞭解速度和程度讓我印象深刻,因此我們能夠有目標地處理這種情況。 在春季進行的封鎖,無疑是一項正確舉措。 具備這些知識,只要遵守防止迅速傳播的 AHA(這是保持距離、注意雙手衛生、每日戴口罩的德語縮寫)和通風等簡單的衛生規定,就能在很多層面過著幾乎正常的生活。 這是一種策略。 我們只需找到不會造成傷害並對我們生活沒有很大影響的聰明方法。

 

 

針對衛生問題訪問 Clemens Bulitta 教授

Clemens Bulitta 教授

他的座右銘: 「Dimidium facti, qui coepit, habet: sapere aude, incipe」「
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要勇敢地運用你的理智,開始吧! 」(賀斯)

 

Bulitta 教授在臨床醫學、醫療保健業和醫療技術行業擁有豐富的國際經驗和知識。 在海德堡、美國和瑞士完成人類醫學研究後,他畢業於海德堡大學醫學系。 然後,他在埃森的事故外科大學醫院和美因茨的綜合外科大學醫院接受了外科手術進修。

從 1999 年到 2001 年,Bulitta 教授在美國波士頓的哈佛大學麻省綜合醫院擔任研究員,並獲得了德國研究協會的獎學金。 在 2001 年年初,他加入了西門子股份公司的醫療保健部門。 起初,他在那兒擔任了多年醫療顧問。 隨後,他擔任過業務開發、臨床行銷和外科產品管理方面的各種管理職務。 自 2010 年起,他在西門子公司開始負責全球項目和手術室(所謂的混合手術室)血管造影系統的合作夥伴管理。

自 2012 年起,他一直在東巴伐利亞安貝格-魏登理工大學擔任「診斷系統和醫療技術管理」教授。 自 2014 年夏季學期起,Bulitta 教授一直擔任醫學技術學士學位課程的主任和學術顧問。

自 2015 年 1 月起,他一直管理東巴伐利亞安貝格-魏登理工大學新成立的醫學技術研究所。

欲瞭解詳情,請造訪下列網址:www.oth-aw.de/bulitta/ueber/

 

 

在線雜誌

下載 Clemens Bulitta 教授的訪談錄。

檔案

MEDLINE & CARELINE (醫護系列)產品概況

探索多品種的創新型 MEDLINE & CARELINE (醫護系列)產品,如此有助改進您的醫護設備。

關注醫療用床

為了讓需要照護的人士能夠更獨立,床是最重要的出發點。LINAK 提供適合不同結構的醫療床。

LINAK IPX6 Washable DURA™ 宣傳品

可洗性是現代醫療界的一部分。用於可調式醫院和照護裝置的 LINAK IPX6 Washable DURA™ - 全新的潔淨境界。

安全性

不同的應用需要不同的安全特性。不管您設計何種應用,LINAK 都能提供各種標準和可選的安全特性。。

您有問題嗎?

──我們的團隊願意為您提供專案啟動等技術資訊的幫助。